填表填到PMS的红糖姜汤

学业繁忙,平时就分享些脑洞。
不介意翻我旧帖欢迎视奸
话多,发布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日常生活吐槽,脑洞,奇暖搭配,以及各式文坑
常驻冷圈,大部分cp可拆可逆,真爱cp可逆不可拆,bgblgl都能吃
满脑子黄色废料却不会开车
光母一生黑!!爱角色不爱作者谢谢
利厨,很喜欢AOT干部组的相处模式
还有为Uncle Kenny疯狂打call!
秘制喜欢欧美老阿姨(小姐姐当然也很可爱啦)

【蔡居诚中心/微翟蔡单箭头】巴山夜雨 2

本章主翟天志视角,翟天志性格有ooc
粗口预警,轻微伤害/受伤预警
—————
  啪的一声,翟天志将手中杯盏重重地砸在桌上,将口中微烫的酒咽下,他觉得自己需要时间冷静一下。

  半月前因暗杀计划失败从武当逃出,不曾想竟在武当后山瞧见一个略显狼狈的身影。原以为这小道长没了万圣阁的协助定是死路一条,不料他竟能从武当抽身而退,回想起那个难缠的武当七星阵,翟天志不禁怀疑究竟是自己实力不足还是萧疏影教出来的这帮小鬼对这个不招人待见的二师兄放了水。

  啧,真是麻烦,就这样死在武当还省事些。弑君不似寻常小罪,怕是自己与这小子都成了被四处通缉的朝廷钦犯。事已至此,只能先回江南万圣阁的领地暂避风头。翟天志暗道,偏生一抬头视线便撞上一对漆黑的眸,双瞳中错综复杂地翻涌着怨怼,不甘,怀疑,以及,未掩藏好的一丝犹豫。这些细节翟天志自是没有放过,又或者说这位被武当教养大的小道长根本就不懂得何为掩饰面部的情绪表达。

  果不其然,他缓慢地向自己靠近,拉着一张冷脸拐弯抹角地要求他翟天志带他离开武当,末了还加上一声冷哼。

  翟天志心里暗暗觉得好笑,将蔡居诚心中所想猜出了七分。想来经过前番金顶前的背叛,现在的他心里怕是早已将自己诛灭千回了,但他不熟各派势力分布,未免自投罗网须有人引路。且这位蔡道长对自身的实力似乎相当自信,认为他不会轻易被自己暗算——他眼神中的轻蔑自以为掩藏得很好,实则略有些江湖阅历之人一眼就能看破。

  两人各自怀揣着心事,最终还是坐在了前往中原的马车上。

"所以?"蔡居诚挑眉,目光扫过坐在对面正研究地图的翟天志。

"旅店自然是住不得了,需找一处远离官府的废弃房屋。"翟天志依旧低头着地图。

"不过是寻个落脚的地方都这般吃力,墨家巨子也不过如此。"语气中三分厌烦七分鄙夷,翟天志不用抬头也能想象出此人阴沉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嫌老子慢你自己来,大半中原都是天道盟的领地,这么着急是想洗干净脖子往狗皇帝的刀口下送吗?"

"闭嘴,低头看你的图。"

  此刻翟天志也懒得搭理他,轻哼一声,车轱辘与木板摩擦着嘎吱作响,遮盖住车厢内的暗潮涌动。

  日将暮,二人在壶口村找到了一座废弃的风车塔。虽破败不堪,周遭景致却是不俗。塔楼临崖而建,峭壁之下便是深涧,河谷上一株红叶矗立于村落间,浮岚笼罩其上,大有红叶山亭的意境。

从武当至中原一路风尘,加之多了一个暴躁易怒挑三拣四的同行者,翟天志劳累非常,无心欣赏窗外美景,找了个避风的角落半倚着墙不久便睡着了。

  夜阑时分,翟天志从睡梦中醒来,发觉自己四肢冰凉,大约是被冻醒的。却见一旁的蔡居诚临窗而立,影子被月光拉长,无声地躺在地板上,随着风车叶片的转动明晦交错。翟天志所在的方位仅能看到他的侧脸,这张在旁人眼中有些阴郁的脸此刻看起来竟是那样的鲜明。他不知道蔡居诚为什么夜半三更不睡觉站在窗口吹凉风,也不知那扇朝西的窗外究竟有什么吸引着蔡居诚的注意…他突然反应过来,他们今日可不正是一路向东么?

  愚不可及。

  既已决意做出这等欺师灭祖的勾当,就不应再对武当有什么纠缠不清的念想了。莫不是开始后悔了?

  马车上两人依旧相对而坐。那人眼下青黑一片,脸色也是有些惨白,想来昨晚着凉的不止自己一人。脑内无端闪过那长长一条拖在地上的人影。

"你也该忘了武当那些劳什子事,他们,你那些同门师兄弟指不定正忙着四处贴悬赏要替武当清理门户哩。"

  和这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蔡居诚说了这么多话,定是因为他自己找到了一样稀罕有趣的玩意儿。可不是吗,还有什么比看着怙才骄物的名门正派跌落泥尘,看他被蒙了双眼趔趄着行走在纷繁世事中更让他这种于江湖龌龊中成长起来的人愉悦呢?翟天志腹诽着,给自己反常的行为找了个合理的解释。

"要你多管闲事!我的事和你什么关系?!"果不其然,他马上叫嚷起来,面上也没有好脸色,只是玉扳指同道袍上金属配饰的碰撞声愈发的响了。许是前些天积攒下来的怒气一直不得发泄,此刻的蔡居诚早就忘了先前计划好的所谓"隐忍",连嘲讽的语气都懒得用了,话语间又恢复了往日的尖锐。

  接下来的几天也是如此,大部分时间的沉默与不时发生的口角构成了这场无趣的旅途。

 约莫过了七日才抵达洛陵渡口,两人搭了一艘去金陵的商船,辗转了六天终于抵达金陵。

 相比中原的大片为开发的荒山深涧,金陵城真可谓是富丽堂皇了。大概是这几天在荒无人烟中原一路躺地板睡棚屋,这位估摸着已及弱冠之年的道长像个第一次进城的孩子一样净往人流密集建筑豪华的城中心里钻。

  翟天志是硬拉蔡居诚进的玲珑坊。

  一听闻蔡居诚竟从未喝过酒,翟天志莫名地想拉他去尝试一把"一醉解千愁"的滋味。选这么个花柳之地也不怪他翟天志,毕竟玲珑坊是金陵数一数二的的热闹,谁让这蔡居诚自己来这附近转悠。

  包厢内放了一壶酒,翟天志也不多话,坐下来斟了两盏,端起一杯喝了个底朝天。抬眼开着蔡居诚双手举杯凑近唇边又悬在空中进退两难,有意戏弄他,开口道:"不愧是名门正派教养出的好弟子,如此恪守门规,你那掌门师父兴许一感动马上派人接你回武当呢。"对方视线毫不避讳地直视着"那我是不是还要跪下来求你替我美言几句?你以为这样就能羞辱我了?少做梦了!我即使再怎么落魄,也比你这种人强太多!"像是赌气一般,他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全部灌了下去。

  一杯酒下肚,蔡居诚的脸微微泛红,脸上的表情也渐渐不同于平常的阴郁,整个人都鲜明起来。他似乎变得有些兴奋,抓过酒壶又是一满盏。

"你听着,我才是当今江湖第一大门派武当未来的掌门,什么邱居新不过是靠耍手段从我的书中抢走了属于我的东西!"翟天志盯着他的脸,反复确认蔡居诚此时是否神志清醒。

"那么蔡掌门,这一路东躲西藏餐风露宿又是为何?微服私访体恤信徒吗?"许是和这人相处久了,翟天志说话时竟也有几分蔡居诚行程初期时的嘲讽。

  他一张脸似乎涨得更红了。"你闭嘴!我,我现在只是一时落魄,等我东山再起之时,就是武当覆灭之日!"

"覆灭?可笑!"翟天志一把抓过他的衣襟,一侧衣裳被他拉得松散,露出白皙一片。"连逃出武当都要依仗我这个不可信的背叛者,蔡居诚,你有什么资本妄谈东山再起?认清自己现在的身份,你该明白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翟天志突然感到手腕一紧,一双手死死钳住了他伸出的手臂,力道之大让他下意识地向向后退了半尺。

"我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蔡居诚的上半身顺势前倾,眼睛直勾勾得盯着眼前这个男人,那张脸上是翟天志从未见过的阴鸷:"邱居新,萧疏寒,还有,你"翟天志盯着他瞳孔中反射出的自己扭曲的面容,耳畔传来他有些沙哑的嗓音:"欠我的,要还。"

  一记手刀猛地砸在蔡居诚的后颈,翟天志看着歪斜着瘫倒在桌旁,身上的酒精味与道袍上淡淡的熏香味依旧萦绕在鼻息间。

  自己大约也喝醉了吧,否则怎会因一个醉醺醺的疯子如此失态。

  对,他大概就是个疯子。那个冰冷沙哑的声音在脑内回旋着,翟天志莫名觉得那不像是一句空洞的威胁。

  等他回过神来,缠绕在鼻腔内的气味早已散去,手里多了一袋子银锭,沉甸甸的压得他手腕又一次隐隐做痛。那个满脸脂粉的老鸨笑容满面地向他保证自家软骨散的功效,并承诺一定会编一个天衣无缝的故事,保管那小子离不了点香阁半步。

  也罢,好好教这不通人情事故的愣头青上一课。左右在这里他翻不出什么浪也无性命之忧,自己甩了一个大麻烦还白得了一笔钱,何乐而不为呢?

  翟天志从袋中摸出一个放在桌上,转身离去,留下身后一片歌舞升平。
———————
  这章在大纲中其实是没有的,最近看了无名太太的《江湖险恶》后入了翟蔡坑,一时兴起写了这章。但也因此文字中总有些前人的影子,我来回改了好几次,太太用过的梗都尽量回避了应该不会触雷。在此还是感激各位文触拉我入坑。还有写文前从一位妖号武当妹子以及我同学那里得到了不少灵感,在此致谢。

P.S 我知道环境描写挺啰嗦的,主要是这两人一路的行程都是我跑地图看风景的时候选的,用轻功乱飘结果飞出地图边界好几次。取景艰辛不易,所以…描写的时候没控制住自己的手🌝我忏悔,就皮这么一次。

以及这篇萧蔡戏份太少我都不好意思打tag了,我还是删了吧……

评论(13)
热度(29)
© 填表填到PMS的红糖姜汤 | Powered by LOFTER